如果不能飛,至少看著飛機從暖身、助跑、到傾斜機身噴向深不可測的雲堆裡,會讓我的心裡好過一點。

我的靈魂被困在為五斗米折腰的瑣碎裡,我的皮囊被擱淺在身不由己的江湖邊,了無生趣卻又不得不苟延殘喘─於是只有在飛機起飛的瞬間,心底的抑鬱好像才能找到舒緩的出口,黯淡的人生也彷彿再次受到陽光的眷顧。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