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623s    

現在每天晚上陪孩子睡覺成了媽媽的專利(躲也躲不掉),於是我和孩子們訂了一個新的規則:每天晚上每個人都要分享一件今天最開心的事。

今天晚上又是阿迪先起的頭:「我今天最高興的事就是找到『蝙蝠』的配對遊戲!」。配對遊戲是我們家常玩的一種桌遊,類似記憶大考驗,每種動物的圖案都是兩兩成對,玩的時候一次可以翻兩張牌,翻到相同圖卡的就算得分,最後看誰手上拿到相同圖案的牌最多,誰就是贏家。由於這是個大人、小孩都可以玩的遊戲(大人可以發揮正常實力),所以只要孩子吆喝一聲,媽媽若手上沒別的事,通常配合度都很高。只是有時遊戲結束後沒有立刻收拾,圖卡便很容易遺失。今天好不容易找到消失許久的圖卡,阿迪心中自然高興。

DSC_1062s  

這或許真是他今天最高興的一件事,也或許是臨睡前才發生不久,總之他揀了這一件事跟我們分享。

接下來換哥哥。「我今天最高興的事就是有吃到仙草!」哥哥滿足的說。黑麻麻的仙草凍加上甜甜的糖水,是夏天才有的消暑聖品。雖然現在早已是秋分時節,不過只要哥哥嘴饞,星期天我到微風市集採買一週食材時,總不忘順道替他帶上一盒。「過了十一月媽媽就不買了!」「為什麼?」「因為到時候天氣就會變涼,再吃這個,身體就會覺得好冷!」

哥哥是個重吃的孩子,不是說他食量特大,他也不特別挑食,但是對於喜歡的食物,他有一種主動的執著。他會主動表達他對某種食物的偏好,然後央求媽媽提供。這…很特別嗎?成人如我們,想吃什麼,去買就是了,但孩子不同。依我的觀察,他們通常要等到食物出現在眼前了,再根據現場氣氛、食物的色香味及過往的飲食經驗決定要不要吃,也就是說他們很少在不是吃喝的情境下,無端的說起對某種食物的渴望。「啊~好想吃鹹酥雞喔!」像這種深夜看電視看到一半,莫名想吃某種食物的衝動,對大人來說或許正常,但對學齡前的孩子來說應屬少見。

最近哥哥最常提及的食物,不外乎仙草和甘蔗,這兩樣食物對他居然有莫名的吸引力,連媽媽也感到意外。

最後終於輪到我。類似「今天我賣了一張股票,賺了一點零用錢,所以很高興!」這種話當然是不能跟孩子說的,要不然三天三夜也解釋不完。大人的事,我會選擇性的分享,諸如:今天有賣書出去喔、今天終於把工作(稿子)完成了…,讓他們一窺大人的世界。「我今天有去跑步,所以很高興!」媽媽今天的開心告白是這個。

慢跑雖然是我目前鍾愛的運動,但拖著兩個孩子一起,實在很難盡興,尤其當操場很大時,媽媽的雙眼得像獵鷹般不時盯緊著他們,以防萬一。但話說回來,孩子們其實也為了配合我,待在運動場邊找些自己喜歡做的事,像是排列地上的小樹果、撿拾小樹枝做沙畫;邀請他們與媽媽共跑時,他們也很樂意,只要圈數不太多,他們通常會加足馬力,比妳更快衝向終點。被汗水溼透上衣的感覺很奇妙,雖然全身發散出汗臭味,不過卻有一種「做到了!完成了!」的成就感。這不是克服困難的那種成就感,而是與自己約定的事說到做到,而且有一種人生正邁向健康大道的錯覺(雖然轉身後可能在大啖垃圾食物)

睡前的正規分享後,阿迪會啟動無厘頭模式,天馬行空的胡亂說著,進入小孩的世界。他會自己編一個故事,比如今天他說的是聖誕老公公背後跟著一個鬼的故事。聖誕節來臨時,當聖誕老公公跳下煙囪準備送禮物時,鬼也跟著跳了。沒想到煙囪底下竟然有一鍋煮沸的熱水,所以聖誕老公公死了,鬼,當然也死了!混雜了三隻小豬和聖誕老公公的情節,小孩的創意有時令我佩服。

DSC05383s  

哥哥則說了一個汽車撞到飲水機的故事,不太有有趣、也沒有高潮起伏(是說媽媽之前講的上班前肚子痛的故事也沒有高明到哪裡去!),媽媽聽了有點昏昏欲睡。

DSC04646s  

「媽媽換妳說故事了!」阿迪催促我。該講的故事白天都說光了,如今夜幕低垂,媽媽不僅腦袋缺氧,而且嘴裡根本吐不出新意!末了,為了趕快將這場陪睡結束,我講了一件自己的事做ending。「以前把拔常常笑我,說我的笑聲聽起來像鵝在叫!你們幫我聽聽看,到底像不像?」媽媽說,說完之後示範了自己獨一無二的笑聲。

真正笑到心坎裡的笑聲,其實是不怎麼悅耳的,而當忘卻所有的事只顧著笑,在別人看來形象早已沒了。所以這種發自內心的大笑其實是不輕言外露給別人看的,只有在雙方彼此夠熟、不怕在這些人面前丟臉時,才敢這麼無所顧忌的表現真我。而且詭異的是,明明笑聲很難聽,但臉上的表情卻是闔不攏嘴、笑岔了氣、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十分不相稱,於是乎滑稽感就上來了。重點是因為這種笑聲太真誠了,所以聽聞者也被感染了,一個個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沒錯,是發自內心的那種。

DSC04760s  

最後就在我鵝一般的笑聲下,孩子被逗笑了,然後把那敞開心胸的笑聲又回傳給我,充滿整個房間。這睡前的一刻,既開心,又好笑。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