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432s  

下星期要到哥哥班上說故事,「要講哪一本好呢?」我問六歲的哥哥和四歲的阿迪。問的當下,我心中盤算:《小琪的肚子咕嚕咕嚕叫》若是邊說邊配音效,應該可以博得滿堂彩,《海兔與狐狸》劇情充滿許多未知的變數,會引領讀者一直想聽下去,《朱家故事》充滿安東尼布朗一貫諷刺的風格,從「家事到底是誰的?」這個每日切身的問題開場,應該也很能引起孩子共鳴。「媽媽妳講《青蛙和蟾蜍》那本啦,那個蟾蜍一直去撞牆的故事好好笑!」一個人提起,另一個就開始附議,「對啊,還有講『冰淇淋怪獸』那個故事,」兩張小嘴吱吱喳喳,討論的話匣子打開,就停不下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既然兩票對一票,那麼媽媽就決定為三十位小朋友講《青蛙和蟾蜍》的故事好了。(不過在家為孩子說故事的當下,我可是從來沒想過青蛙和蟾蜍這對好朋友的故事會這麼受歡迎)

《青蛙和蟾蜍》是一套四冊的系列書,內容講的是發生在青蛙和蟾蜍兩個好朋友身上的故事。但所謂朋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以一起玩!」、「喜歡的東西會一起分享!」孩子們說。這些當然都對,但除了「享樂」、「分享」,還有什麼是朋友會為朋友做的?在友誼上澆灌什麼會讓它更加茁壯?幼兒囿於本身經驗無法說出更多,那麼看看書裡青蛙和蟾蜍的互動、為對方所花的心思,或許可以讓他們更加了解朋友是什麼。

.春天到了

冬雪已融、春天到了,青蛙迫不及待要去找他的好朋友蟾蜍。到了蟾蜍家門口,青蛙大喊要蟾蜍起床,只見屋裡傳來:「我不在家。」的聲音,原來蟾蜍還賴在被窩裡不肯起來。

沒人應門,青蛙只好自己走進去。窗戶關著、窗簾垂著,屋子裡一片漆黑。青蛙問:「蟾蜍,你在哪兒啊?」這時的蟾蜍還躺在床上,蒙著頭睡。

青蛙見狀,推著蟾蜍下床、拉他走出臥室,帶他到窗邊欣賞春天獨有的景色,想像兩人在溫暖的四月一起在草地奔跑、在小河游泳、在夜晚併肩數星星的模樣。不料蟾蜍睡意正濃,並不領情,說了聲:「我要回房睡覺去了。」便又爬上床,繼續蒙頭大睡。

DSC09433s  

「你會錯過一大堆好玩的事情!」青蛙不死心。

「那你告訴我,我到底睡了多久啦?」蟾蜍說。

「從去年十一月到現在(四月)。」青蛙回答。

被吵醒的滋味可不好受,這時候拖延戰術就成了必要之惡。「過了五月半你再來叫我好了。再見,青蛙。」蟾蜍此時只想快點兒把青蛙送走。

早已不眷戀被窩的青蛙多想要蟾蜍的陪伴哪!硬生生被下逐客令的他,只能眼睜睜的瞪著牆上的月曆,卻也莫可奈何。牆上的月曆高掛,時間依舊停留在去年十一月。青蛙於是動手,從十一月的那張開始,一張一張往下撕。

「撕到了四月的那張。青蛙把四月的那張也撕掉了。」我照著書上所寫,一字不差的唸出來。「青蛙把四月的那張也撕掉了。」我又唸了一次,心生狐疑。作者在搞什麼!他難道不知道我們都是等日子過完之後才會把月曆給撕下來的嗎?

DSC09434s  

一秒之後我便明白作者的安排。親子共讀也不是非要家長在事前就把材料預習到滾瓜爛熟才能開講,其實有時候我更覺得我是和孩子一起讀一本我們從來沒看過的書,只因我看的懂文字,於是便藉由我的口來擔任說書的工作,如此而已。多數時候我們都是「第一次」一起享受同一個故事、「第一次」一起隨著劇情進行一場華麗的冒險。

言歸正傳。作者精心安排的橋段,家裡的小小讀者能否心領神會?「你們猜,青蛙為什麼要把四月的月曆撕掉?」我問坐在身旁的左右護法。「因為@#$%^,所以*&^%」哥哥回答。BINGO!哥哥能夠答對,除了跟他平日有撕日曆的習慣、對於數字十分敏銳,當然跟他的年紀也有關係,他已經大到能夠預想到故事如果朝某個方向發展的話,之後可能導致的結果。宛如劇情片的故事,這時卻出現小小的腦力激盪,就像餃子裡頭包著錢幣,一口咬下才發現有驚喜,挺不錯的。

「哇!真的是五月了!」蟾蜍說著,一骨碌爬下床,然後和青蛙一起到外面探索春天。

DSC09436s  

.講故事

就在我家兩兄弟的推薦下,幾天後我果真帶著《青蛙和蟾蜍》上場,為幼兒園的孩子說故事了。說故事對有些人來說就像打開水龍頭般輕而易舉,對有些人來說卻難如登天,而偏偏蟾蜍就是屬於後者。

有一天青蛙覺得身體不舒服,好朋友蟾蜍隨侍在側,一會兒要青蛙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泡熱茶要青蛙喝下。

DSC09437s  

「不如你講個故事給我聽吧?」青蛙說。

「好的。我來想想。」蟾蜍回答。

說故事如果有那麼容易就好了!只見蟾蜍無論怎麼絞盡腦汁,就是擠不出任何東西。「我到那邊去走走。」他決定換個地方思考。蟾蜍來來回回走了好久,什麼也沒想出來。

DSC09439s  

然後他又回到屋子裡,頭朝下,倒立。

DSC09441s  

當我把蟾蜍倒立的圖片指給前方席地而坐的一群小人兒看時,有人已經開始露齒而笑。「青蛙看到蟾蜍在倒立,覺得很奇怪,問他:『蟾蜍你幹麻倒立啊?』」我替孩子們說出心裡的疑惑。蟾蜍回答:「我希望這樣可以讓我想出故事來。」「你覺得蟾蜍這樣做,會比較容易想出故事嗎?」我問大家。有人吃吃的笑著。

奇怪的事一件一件發生。接下來蟾蜍拿水潑在自己頭上:「我希望這樣可以讓我想出故事來。」不過這法子明顯不管用。此時同學們已經被蟾蜍滑稽的動作逗的笑出聲音。

DSC09449s  

不一會兒蟾蜍又用頭去撞牆:「我希望這樣可以讓我想出故事來。」不用我說,五、六歲的孩子都知道故事一定不會因此而被想出來的,而且他們已經笑得東倒西歪了!蟾蜍也因此頭暈,他需要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DSC09443s  

身為好朋友的青蛙此時提議,換他來說故事給蟾蜍聽好了。青蛙說的故事就是把今天蟾蜍為了講故事而做出種種令人發笑的行為重述一遍…當我們又重新翻著蟾蜍的所做所為時,所有的小孩彷彿吸了笑氣一般,止不住的咯咯聲笑個不停。這就是我今天最大的收穫。

故事結束後,有幾個孩子拿了我手上的書,一頁一頁翻著。這就是我今天最大的目的。

有些書雖然年代久遠,卻是歷久彌新。

 

作.繪者:艾諾.洛貝爾(Arnold Lobel)

譯者:黨英台

出版社:上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