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09s  

晚上開車視線已經比白天差了,雨天更是。尤其是雨刷到不了的左邊玻璃窗和左邊後視鏡,大片面積被無數水珠佔據,路燈昏黃的光線再灑落下來,此刻的擋風玻璃就像永遠擦不乾淨的眼鏡,看得人難受。

後座的人不懂前座的焦慮,依然興致高昂、嬉笑如常。

過了涵洞、上橋,打了靠左的方向燈切入橋上的車道,小心翼。還好是雨天,馬路上車子不多。一路跟在後頭的車終於按捺不住,在車道增為兩個之後,快速超過,臨去前還不忘搖下車窗,頻頻回頭。

「只能慢慢開了。」我穩住手中的方向盤。

後座的人依然興致高昂、嬉笑如常,不懂前座的心情。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