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732s    

日期2015/7/4

地點:小房子書舖

與談人:王怡鳳(蒲公英故事閱讀推廣協會總幹事)

陳芳怡是近幾年來台灣本土繪本創作者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位,她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水彩)筆觸細膩而輕柔,許多人直言其畫風與日本畫家岩崎知弘極為神似。她的前三本繪本以兒童為出發點,圍繞著孩子天真的想法。今年四月甫出版的兩本繪本《馬戲團》及《在森林裡》,跳脫前三本的風格,前者探討人與動物的關係,為創作注入社會性,媒材運用上改以油畫、壓克力來呈現;《在森林裡》不具故事性,單純描寫小孩在森林裡遇見烏鴉的場景,強調時間的流動與森林的靜謐,媒材上使用鉛筆素描。

陳芳怡目前已出版的書有《但是(2013)、《一定一定要來接我喔》(2014)、《為什麼跟著我》(2014)、《在森林裡》(2015)、《馬戲團》(2015),每本均為獨立出版。

陳芳怡部落格

陳芳怡FB 

DSC09664s    

《馬戲團》:

DSC09735s  

動物本是生活在大自然裡

這本的出發點本來要畫的是動物園,不是馬戲團。後來覺得說動物園不太可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動物園也是很多人的回憶,這麼直接的去抨擊不太好。我的重點是要讓小朋友知道動物本來是生活在大自然,所以不用一直針對動物園,我覺得馬戲團也可以呈現出這樣的效果。

有一頁我要表現散場的感覺。看完(馬戲團)表演觀眾走了就走了,不會管裡面的動物怎麼樣,我覺得這跟動物園很像,你需要的時候看牠一下,但是牠有沒有必要為了你而存在那邊?

長頸鹿、大象、猴子、鱷魚這四張要一起講,當初是要強調他們已經失去自由了。但是我不會把大象站在氣球上畫出來,我故意不呈現那樣的畫面,我不要畫了之後再來跟小孩講你們不要這樣!而是你一開始就不要讓他看到那樣的畫面,不要讓他有那個印象,他就不會知道動物應該要這樣表演!所以動物的表情不會是開心的,當然我也不想要牠們是很漂亮的,所以你在看這個的時候要整面這樣看。(書的)前面的亮度壓比較低、灰暗的,為了去突顯後面牠們(得到)自由。

談人與動物,也談自我追尋

我是先畫完鱷魚這一張才開始這一本的。我有去台灣跟日本的動物園取材,那時拍了很多照片,惟獨看到鱷魚的時候震撼感比較大。牠那時候其實是在睡午覺,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邊、跟牠身處的環境,讓我一直很想畫牠。雖然我一直不知道畫這個要幹麻,但我知道我想畫這個。直到後來發生的社會事件,我才知道我可以畫一些記錄性的東西,比較屬於當代的

我希望大家多花一點時間在畫面上,就會看到我要記錄的不是只有孩子跟動物的關係,有時候我們大人自己本身就像是書裡的動物,在尋找自我─我的向日葵田那一頁畫的就是太陽花運動,小白鳥經過的畫面是香港雨傘革命。

這本書出來之後,有幼稚園老師跟我說:「(故事)還沒有唸到最後一頁,小朋友已經在歡呼了!」他們好像可以感同身受,最後雖然有一點點抽象,可是其實小朋友都看得懂。

《在森林裡》:

DSC09674s  

開放五感,才能真正進入繪本世界

這本書我要畫的其實不是小孩,重點是森林,因為我覺得很少有繪本在單純的描述森林,通常森林只是場景。樹木、大自然它很安靜,它不會講話,可是因為它沒有很刺激、沒有太多故事,我更覺得這樣的書需要被畫出來

有些人看過這本書之後說「看不懂!」,有些人看完說「這是騙錢的!」這一本我希望大家放慢腳步來欣賞。尤其是某一頁翻到另一頁時,它們惟一的差別就是烏鴉飛走了。其實我有刻意強調時間。我不想要一頁圖、另一頁用文字寫著:「烏鴉飛走了。」其實這樣你就看懂了,但是我不要,我就是要這麼做讓讀者至少花兩秒的時間去看這個。

DSC09808s    

創作者很容易看到一個作品,第一眼就很喜歡。有時候我不喜歡一個東西,我自己也會想說:是你還沒有跟它互相了解,所以你需要給它時間,然後你也要認識它,它才有機會引起你的共鳴。讀者看繪本也是一樣。

我們一般看繪本習慣用嘴巴念、眼睛看,可是我們應該要把身體當作共鳴箱,去接觸繪本。我先生原本還說要不要乾脆把這本發展成有聲書,讓讀者在翻的時候有聲音跑出來。可是我覺得如果你知道這個方法,你自然而然會聽到那個聲音、就能體會那個小孩的感受。如果你跟它有共鳴,就會對這本書有感覺。

丟掉文字,用自己的方式說故事吧!

我希望繪本是大人唸給小孩聽的,所以編輯上我也不放注音,因為我不想大人買了書之後丟給小孩自己看。很多家長的習慣都是書買來會先看,等到你看完要唸給小孩聽的時候其實已經背的差不多了,那時候文字就變得多餘。所以我書裡那些字明不明顯就不是重點,倒不如你用自己的方法講給自己的小孩聽。

還有像你看到這頁,你看不到字,你就會停一下,這時候就是要你休息。你要停頓。其實看書不要太快,我知道很多繪本都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冷場的,可是你看完之後,只有記得結局而已,但中間說些什麼你全都忘了。

DSC09813s      

像這本《晚安的藍色》(おやすみのあお),是我在日本書店看到的,內容有點像詩…沒什麼故事性,不過我覺得它在畫面處理上滿有意思的。我很喜歡讓孩子接觸這樣子的繪本,他們看到內容也好、畫面也好,他會自己發想,不是畫面帶給他什麼明確的東西。我喜歡小朋友自己去思考,()不要太直白。

DSC09839s

替故事選擇適合的媒材

《馬戲團》那本的故事發想不到一個月,可是畫很久,因為要等乾(油畫壓克力);《在森林裡》這本大概畫了一個禮拜(鉛筆素描)的時間,發想就比較久。

我是畫家,不是業餘的插畫家,不會被技法所困住,可是我會考慮畫面的故事性:你要呈現的是什麼樣的感覺,你就應該要選擇適合的媒材。像這種感覺(《馬戲團》)水彩沒有辦法做出來,有更好的方式去呈現,為什麼不用那一種?其實我很討厭畫油畫和壓克力,因為我個性比較急,不喜歡等它乾,所以我其實比較喜歡畫水彩,但是我還是決定用油畫的方式來畫。雖然我必須承認以後可能很少機會用壓克力油畫畫法,因為實在太花時間了。

DSC09758s  

創作,未來有更多可能

之前我在做第一本的時候,第二、三本都已經想完了。做這一本(《馬戲團》)的時候,後面四本已經想完了,有兩本正在弄,今年底、明年初可能會出兩本,但是明年我不會再畫。再後面的那兩本,有一本是畫死亡的,我會想要讓孩子知道死亡,我覺得這沒有什麼不好談的。另一本是畫哥哥姊姊雙胞胎的故事,大部分都還在整理中。敬請期待。

DSC09852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