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21777_10207060093836907_219051917688532931_n    

吃完晚餐收拾好,我們三人窩在沙發上講《新生鮮事多》,講著講著媽媽就胡亂舉例說明什麼是「鮮事」:「例如看到班上有『很多個』小朋友『同時』在哭聽到這裡,剛上幼兒園中班一個星期的阿迪接話了

 

阿迪:「我今天也有哭喔~」

阿母:「真的!」(大驚)「什麼時候?」

阿迪:「午睡起來的時候。」

阿母:「為什麼?」

阿迪:「因為我想回家。」

阿母:「你想我是不是?」

阿迪:「嗯(低頭)

阿母:「那老師有安慰你嗎?」

阿迪:「沒有。」 (小聲)

阿母:「為什麼?」

阿迪:「因為我哭的很小聲。」(繼續小聲)

阿母:「因為你哭的很小聲,所以老師不知道你有哭是嗎?」

阿迪:「對!」「我昨天也有哭喔!」

阿母:「」「也是午覺起來嗎?」

阿迪:「不是。」

阿母:「你在學校哭哭,回家要跟我說好嗎?這樣我才知道你在學校很想我,回來我就會多抱抱你。聽你這樣說我好捨不得喔~」(媽媽難得展現溫柔的一面)
阿迪:「好。那下星期一我可以不要去上學嗎?」

 

我一直以為上學對他來說沒問題的。過去兩年哥哥上幼兒園的日子,阿迪是每天一起陪媽媽接送的固定班底,有時候哥哥班上有活動,媽媽若有到場,多半時候也會帶著他。他知道在幼兒園會發生什麼事、對於偶爾能參與哥哥的班級活動也顯得興致高昂。過去一段時間,他總是用迫不急待的口吻問我:「什麼時候我才可以上學?」甚至最近,開學後的第一個星期,學校為了安撫剛上幼兒園的小小新鮮人所產生的分離焦慮,採取前兩天只上半天課的作法,阿迪一開始還表現出:「哼~為什麼只能上半天?」的態度。

 

沒想到才過幾天就好像有點風雲變色。我想接下來有一段時間,我和阿迪得一起面對「媽媽,我不要上學+嗚~嗚~嗚~(哭泣聲)」的分離課題了。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