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野仙蹤.jpg

稻草人:「無論如何,我還是寧可要大腦不要心,因為就算傻瓜有了心,也不曉得該拿心怎麼辦。」

錫樵夫:「我想要有心,因為大腦不會讓人快樂,而快樂是全世界最棒的事。」

上述對話出自《綠野仙蹤》(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故事發生在桃樂絲和稻草人遇見錫樵夫、聽聞他的求愛遭遇後,稻草人和錫樵夫兩人對於腦和心,孰重孰輕,有了不同見解。

初看這段文字,著實令人嚇一跳,印象中的《綠野仙蹤》不是講桃述桃樂絲和夥伴一起冒險犯難的故事,怎麼會冒出這麼人生哲理的句子?

重點是,你想變成什麼樣的人?

事實上,這樣的對話出現不只一次,也不侷限在腦和心,故事中四個角色追求家、腦(智慧)、心和勇氣也固執的可以。不過我想人的一生面對無數挑戰,終將發現有某個部分是自我價值所缺乏的,因此只要是自我價值中匱乏的那一塊,讀者都可以自行帶入自己的經驗。重點不在腦或心孰重孰輕,也不在於追求腦或心,而是,你要追求的到底是什麼?你想變成什麼樣的人?

作者雖然替四個角色分別安排不同的追求,實際上,卻對「腦」和「心」辯論最多:

場景一:稻草人與錫樵夫

「我懂得事情太少了。」稻草人興高采烈的回答,「你也知道,我整顆頭都塞滿稻草,所以我才要去請奧茲給我一點大腦。」

「喔,我明白了。」錫樵夫說,「可是無論如何,大腦都算不上是世上最好的東西。」

「你有大腦嗎?」稻草人問。

「沒有,我腦袋空空的。」錫樵夫回答,「不過我曾經有過大腦,也有一顆心;在兩樣都用過以後,我寧可要一顆心。」

場景二:錫樵夫與膽小獅

「這是我最大的悲哀,讓我這輩子非常不快樂。只要一有危險,我就開始心跳加速。」獅子說。

「也許你心臟有毛病。」錫樵夫說。

「有可能。」獅子說。

「如果你的心臟真的有毛病,」錫樵夫繼續說,「你應該感到慶幸,因為這證明你有一顆心。至於我嘛,我連心都沒有,所以不可能有心臟病。」

「或許。」獅子想了想說,「如果我沒有心,應該就不會是膽小鬼了。」

場景三:奧茲與所有人

眾人打敗西方女巫後,回來找奧茲實現諾言。奧茲一個個向對方確認,不,是試圖說服對方追尋已久的企求並不值得,不過效果全無,反而讓這群人對自己的意念更加堅定。不管是與他人或自己的內心辯證,心之所求,經歷越多,越像一盞明燈,指引自己像飛蛾撲火般朝目標前進。

「你不能給我大腦嗎?」稻草人問。

「你並不需要大腦。你每天都在學習。嬰兒有大腦,可是懂得不多。只有經驗才能讓人長知識,你存活在世界上的時間越長,就一定能獲得越多經驗。」

「你說的也許都對,」稻草人說,「但除非你給我大腦,否則我會非常不快樂。」

「…假如你明天早上來找我,我就替你裝上大腦。不過我無法告訴你該如何使用,你得自己找出方法。」奧茲說。

「哎呀,謝謝,真是謝謝你!」稻草人嚷著,「我會找出使用方法的,你大可放心!」

 

「那我的心呢?」錫樵夫問。

「我認為你不應該想要心。心讓大多數人不快樂。只要知道這一點,你就應該慶幸自己沒有心。」奧茲說。

「那想必是觀念不同的問題」,錫樵夫說,「對我來說,如果你給我心,我願意毫無怨言的承受所有的不快樂。」

 

「那我的勇氣呢?」獅子擔心的問。

「我可以肯定你很有勇氣,」奧茲回答,「你所需要的只是自信。凡是生物面對危險,沒有不害怕的。真正的勇氣就是:當你害怕的時候仍然能夠挺身面對危險,這種勇氣你很足夠啊!」

「也許吧,但我還是會怕,」獅子說,「除非你給我那種會讓人忘記害怕的勇氣,否則我真的會非常不快樂。」

前陣子讀了繪本《我想變成!》,裡頭的故事很簡單,講的是小公主不斷詢問周遭的人「變成怎樣最好呢?」,結果每個人依照自己的經驗、背景…給了她不同的答案。後來她悟出答案不在於變得仁慈、有愛心、乾淨、勇敢,而在於你自己,想讓自己變成怎樣的人。如果認定了,那麼努力去做就是了,不管別人怎麼說。和本書有異曲同工之妙。

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終究不是牢靠的事

故事一開始,主角桃樂絲先是被一陣龍捲風吹離原本居住的堪薩斯(),於是她心心念念想回到親愛的叔叔嬸嬸身邊。稻草人是被農夫用稻草紮成的,全身上下沒有感覺、不會受傷,但也因為腦袋空空,讓他不想被當作傻瓜,於是一心一意想求奧茲賜給他一個大腦。錫樵夫本與蠻支金少女互相意愛,不料屢遭東方女巫阻撓,甚至被砍去四肢及心,後來肢體雖被錫匠修復,只可惜心卻如同破鏡般難以復原。為了能夠回去娶蠻支金少女,他義無反顧的加入求見奧茲的行列。本應是萬獸之王的獅子,卻生性膽小,面對敵人總是害怕的不得了,所以他也跟著大夥兒一路踏著黃磚道,前進翡翠城。

事實上這群互相扶持的朋友的確是經歷一連串的困難與危險,不過終極目的是為了見到翡翠城的奧茲,請求他賜予每個人心中渴望的東西。然而當最後一個邪惡女巫終於被消滅後,一行人浩浩蕩蕩返回翡翠城,要奧茲兌現當初的承諾給稻草人大腦、錫樵夫心、膽小獅勇氣以及送桃樂絲回堪薩斯,孰料事情並不像憨人想得那麼簡單,他們被騙了!而且是徹徹底底。

奧茲之所以神秘,是因為足不出戶,而且從不見人,士兵通報、婢女服侍…從來都要隔著屏風,非不得已,不輕易以真面目示人。奧茲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建了翡翠城,君待民如子,民視君猶親,人人安居樂業、城中一片祥和。奧茲之所以可怕,是因為當初他乘坐的熱氣球從天而降,被誤以為是法力高強的巫師,然而誰都沒料到,真正的他,其實只是個會腹語術、同時會駕駛熱氣球的人而已。

事情被桃樂絲一行人拆穿,真相大白,這下希望全都成為泡影。(不過事後當然又出現一些轉折)

你眼中的自己,和別人看到的是同一個人嗎?相信自己吧!

稻草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沒有頭腦,什麼都不懂,但是一路上,只要卡關、遇到危險,最先發聲、想出對策的,永遠是他。例如有一次,他們來到一條河邊,苦於無法渡河,只見稻草人不急不徐的說:「很簡單哪,讓錫樵夫幫我們造一艘木筏,就能划到對岸去了。」又有一次,他們踏入西方女巫的國土,女巫一怒之下,派出烏鴉大軍,準備啄掉他們的眼睛,將他們撕成碎片,這時稻草人卻說:「這一仗交給我吧。你們都到我身邊躺下,就不會受傷了。」

錫樵夫沒有心,自認沒有人會愛上這樣一個人,因此他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必須更加小心翼翼才行。有一回,他因為走路不小心踩死一隻甲蟲,沮喪之下,流下懊悔的眼淚,卻因此讓嘴巴生鏽,開不了口。更有一次,悲天憫人的他看見一隻大山貓緊追著小田鼠不放,立刻舉起斧頭,將貓劈成兩半,他對田鼠說:「其實我沒有心,所以特別留意去幫助那些需要一臂之力的人,即使只是一隻老鼠也一樣。」殊不知這隻小田鼠乃田鼠女王,後來更在嬰粟花田裡,帶領成千上萬隻小田鼠搭救昏睡不醒的膽小獅。

而一直為膽小所苦的獅子,某次和眾人行走森林,眼前突然出現一道寬且深的壕溝,把森林隔成兩邊。壕溝底下鋪滿尖石,側邊又十分陡峭,任誰也無法通過,這下可怎麼辦才好?如果眼前的壕溝過不去,冒險之路只能就此喊停。這時膽小獅突然冒出一句:「我想我跳得過去。」於是見他一次揹一個在深溝兩邊來來回回跳來跳去,直到把所有人都帶到森林另一邊為止。誰知強渡深溝後不久,怪獸喀里達又來,一行人由桃樂絲領頭,錫樵夫、稻草人居中,膽小獅殿後快逃。面對窮追不捨的兩隻大怪物,膽小獅居然還能力求鎮定,對著喀里達發出巨吼,暫且嚇嚇牠們。

三番兩次,這群人物一直為自己的缺乏所苦,覺得自己不夠好,「若是可以得到…的話」或是「變成…就太好了」的意念在整個文本裡縈繞不去。只是讀者看到的,卻不是這樣:稻草人像個足智多謀的軍師,每每讓大夥兒化險為夷;錫樵夫是個善體人意的暖男,有他在,空氣都變得溫暖;膽小獅勇於突破自己,不輕易向困難低頭。而一次又一次的試煉,讓他們自我缺乏的那個部分變得茁壯、強大,只是自己不自知而已。

縱使已經夠好(good enough),人還是需要藉由別人的肯定來證明自己

奇怪的是,縱使大夥知道眼前的奧茲是個騙子,仍舊期待他能給予自己生命所缺乏的重要的一塊─因為他們不覺得自己已經擁有那份能力。

大夥兒打敗西方女巫回到翡翠城見到奧滋的隔天,奧滋取下稻草人的頭,混合榖糠、針、稻草之後,重新裝上他的身體,「從今以後,你會是個了不起的人,因為我已經給了你全新的大腦。」同樣地,面對錫樵夫,奧茲使用工具在他的胸口開出一個小洞,將一顆絲綢做的心放了進去,再用錫片把洞焊起來,「現在你擁有一顆任何人都會感到自豪的心。」看見獅子,奧茲示意他把一瓶名為勇氣的飲料喝下去,「勇氣一向都在人的身體裡,所以在你把它喝下去以前,實在不能稱作勇氣。所以我建議你,盡快把它喝了吧。

最奇妙的是,經過奧茲的改造,這些人全都歡天喜地的相信自己擁有嶄新的人生,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證明現在的自己和從前的自己有多麼不同。

堅持下去,終將得到

故事中段開始,出現惡勢力飛天猴,這群擁有巨大有力翅膀的猴子曾讓稻草人嚴重變形、錫樵夫重摔在佈滿尖石的荒野、膽小獅身陷囹圄、桃樂絲被抓。然而就在西方女巫用罄魔法帽的許願額度後,飛天猴忽然變為中性,隨著主人換成桃樂絲之後,開始在他們需要幫助之時助他們一臂之力,套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所說,「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時,全宇宙會聯合起來幫助你」,一點也不為過。每個貴人或機會的出現,從來不是巧合,而是精誠所至

當然,努力是萬分重要的,然後才是堅持下去。這十分困難,不過每前進一點,上天會給你一些回報。著名的動物保育人士珍.古德(Jane Goodall)曾說過,當她還是小女孩的時候,母親便支持她對動物的狂熱,讓她繼續保有去非洲的夢想(這十分不容易)她對珍.古德說:「If you really want something, you have to be prepared to work very hard. Take advantage of opportunity, and above up, never give up.從八十歲的老奶奶口中聽聞這番道理,便是這句話最好的驗證。

《綠野仙蹤》的故事幾經波折,最後的結局皆大歡喜,每個人都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並且各得其所,分別成了翡翠城(稻草人)、聞綺斯國(錫樵夫)和大森林(獅子)的統治者,桃樂絲也回到溫暖的家。

最後離題一下。說起來《綠野仙蹤》還是寫給男孩看的吧,一路的冒險犯難、到最後實現願望成為各個國家的國王,一切似乎顯得那麼理所當然,但,故事一開始那個深情的錫樵夫到哪裡去了?難道錫樵夫把他深愛的蠻支金女孩給忘了?說好要回去娶她的誓言呢?一切都隨著任務結束而煙消雲散了,大大傷了老少女的心,留下無限惆悵!

 

作者:法蘭克.包姆(L. Frank Baum)

繪者:威廉.丹斯洛(W. W. Denslow)

譯者:黃筱茵

出版社:國語日報

 

延伸閱讀

書名:《我想變成!》

作.繪者:Tony Ross

譯者:黃筱茵

出版社:青林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