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登於《小日子》2016年11月號)

用竹籃買東西會讓我很開心,而且如果能從減塑中找到樂趣,讓人家來瞄你(就像我提籃子上市場),這樣就夠了!
徐玫怡總會將保鮮盒、便當盒裝入竹籃,提著它到市場採買日常所需。 

口述 = 徐玫怡

身兼數職,除了是家庭主婦,還是親子圖文作家。在世界即將被塑膠袋淹沒前,就已經找到減塑的樂趣。經常在網路上分享減塑心得,獲得網友們廣大迴響。

撰文.攝影 = 林曉盈

減塑就是要盡可能的利用地球上的資源,所以剩菜剩飯我都會用到極致,我絕對不會把剩一點點的菜丟掉,因為隔天可以拿來做鹹稀飯。我去市場,花椰菜就直接放進籃子,我自己帶塑膠袋去秤四季豆,中午我會自己煮或拿便當盒出去買,其實做這些事情是被歡迎,只是我們自己會麻煩,所以要學著把麻煩當作享受、當成有價值的事。

我其實不是提倡減塑,而是減量。減量跟斷捨離有關。我從十五歲開始搬家,搬到現在,不斷搬家的過程讓我反覆體會我到底要什麼?我很感謝自己的命運一直處於沒有錢的狀態下,讓我可以把減量對應的很好─減量就可以少花錢,減量也可以讓東西好整理。「減」絕對是一件好事,「多」是一時的歡樂。

橡皮筋也是一種很爛的東西,它破壞了我廚房的美感!所以我就拿橡皮筋來綁塑膠袋,把它們兩個湊在一起。
塑膠袋綁上橡皮筋,方便攜帶和收納,也可以降低對視覺造成的干擾。 

塑膠袋是一種讓家庭品質、視覺品味變低俗的東西。我不想要整理塑膠袋,可是就這樣把它丟掉嗎?乾脆不拿就好了!紙袋也是一樣。我去百貨公司的時候會拿大籃子去,因為我不想再拿百貨公司的紙袋。新光三越的紙袋做的很結實,我喜歡的品牌的袋子也都很漂亮,把它丟掉你捨得嗎?可是你會再用它嗎?為了不要丟掉美好的東西,我就不拿它。我帶一個大竹籃去,沒有在怕丟臉的,就當成宣傳一個觀念吧!

雖然我在做減塑,可是我出門會開車,不開車我沒辦法帶小孩、買菜,所以我不認為我做減塑對這個地球好到哪裡去,我做的事情只能說是對的起自己的良心。可是在世界的循環裡面,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好?我只能說:你想對地球好,那麼就在你能力範圍內去做。

社會的改變真的非常慢,比如說我們去淨灘,隔天垃圾還不是又都回來了。我明知減塑沒什麼用,但還是要做,就做一些自己覺得很美的事。後來我就覺得,明知減塑對環境不會產生什麼影響,但你還是會去做,這不就是浪漫嗎?那不就像在寫詩嗎?所以我每天都在做一首詩。

(本文為原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