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進入第十二週,生理狀況異於平常,頭痛、腹脹、噁心一起來報到,倒是外表還是一如往昔,肚子還未隆起,體重也還保持跟懷孕前相當,因此若是不主動告知,外人根本無從得知眼前站著的是個貨真價實的孕婦。

不知情的人待我如常,我亦樂得輕鬆,懷孕的事地球上每天都在發生,實在沒有向旁人大聲嚷嚷的必要。不過若是身處公共場所,特別是設有博愛座這種有利於孕婦的設施,我倒是不會客氣,一來是能稍事減輕身體的負擔,再來是身份名實相符,正好理直氣壯使用。至於旁人是否曾以略帶狐疑的眼光打量我身份的真實性,我並不在意,畢竟懷孕這檔子事,不是只有等到肚子凸了才算數的。

所幸每天上班搭乘捷運,就算人潮再怎麼擁擠,或一般座位都已客滿,每個車廂配有足夠的博愛座,及社會大眾所凝聚的「特定需求人士優先」的共識,讓我總有位子可以歇歇腳。當然這是捷運才有的情況,若是換作公車,一路站著晃到快到公司才有座位也不是沒有過的事。

就算已經懷孕,但還未到大腹便便的地步,除非原本就有空著的博愛座,不然稍稍忍耐站著,我想這是一般孕婦的乘座原則吧!當然我這裡說的,是懷孕初期的階段,如果非要在大庭廣眾下昭告天下「我是孕婦」的事實,那肯定是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

話說本週日Daniel的妹妹宴請歸寧,住在台北的林爸爸和林媽媽專程搭南下向親家祝賀,不過因無法在台南久留,讓他們的行程來去匆匆,一等喜宴結束,林爸爸和林媽媽就又急著要趕回台北,於是便由Daniel和我開車送他們到高鐵搭車。只是原本的回程票,時間和座位早已劃定,而我們到達高鐵台南站的時候眼看還來得及趕上比預定早一班的車次,當下便決定換票,讓林爸爸和林媽媽早一點回家。

手上拿著預購的回程票,我走到售票窗口。排在前方的是一條繞來繞去少說也有十幾個人的人龍,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一般售票窗口旁還有個窗口,告示牌寫著「孕婦/年長/行動不便者專用窗口」,那兒的排隊人數屈指可數,一組是由一個中年人帶著兩個銀髮長者,另一組則是前揹袋裡裝有小娃兒的年輕爸爸,若再加上我,僅是第三順位而已,既然如此,專用窗口自然成為我理所當然的選擇。

移位至專用窗口,我靜靜等待隊伍前進,不過心裡卻只想趕快換到票,沒想不到一會兒,就有站務人員跑來我身邊。「小姐,這個窗口只開放給孕婦、年長和行動不便的人!」一字一句,站務人員的話在我耳邊響起。「我知道啊!所以我才來排這裡的。」心裡的OS像漣漪一樣泛起,不過我想站務人員並不認為我符合上述三種身份的任何一種。「我是孕婦!」口氣平靜而清楚,我對站務人員說。

聽完解釋,站務人員隨即離去,我則繼續留在原地等候。對於站務人員「善盡告知的義務」,我其實有點微慍,那是一種被誤認為想佔大眾便宜進行利己的行為;雖然換個立場想,我能理解這是高鐵對秩序維護所施展的手段,畢竟從我的外表實在很難和懷孕、上了年紀、行動不便聯想在一起,不過即便如此,難道就不能對人展現充份的信任?

再回到排隊這件事上。雖然專用售票窗口服務的對象僅幾組人馬,不過移動速度卻沒有想像中的快,又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輪到我。「我要換當日票!」一伸手,我把兩張預定的回程票遞向窗口。售票小姐看了我一眼,卻作勢比向隔壁,口中念念有詞:「這個窗口是專門給孕婦、老人和行動不便者使用的!」。言下之意是我並不屬於上述三種身份的任何一種,因此要我到隔壁窗口重新排隊。

這時的我肝火有點上升,嘴裡唯一吐得出的,只有「我是孕婦!」四個字了!

如果說站方第一次的「善意告知」是一種「軟性勸阻」,那麼這次的售票口「攔截」便算得上是「強硬執行」!只是我不解的是,嚴格把關的背後,意味的是什麼?或許真能揪出不遵守規定的老鼠屎,但卻也大大傷了一個即將初為人母的自尊,而她之所以一再受到關切,只不過是因為肚子尚未像吹汽球般隆起而已?

故事的最後是,我終於換妥票,而林爸爸和林媽媽也順利搭上高鐵,不過對於得一再向人表明自己是孕婦的事實(只差沒拿出媽媽手冊),與社會大眾對孕婦的刻板印象還停留在大肚階段,經驗格外難忘!

書上這麼說

懷孕十二週,開始進入穩定的第二孕期(12~27週)。胎兒開始迅速成長,身長約6公分、體重8~14公克,臉部結構已形成,而生殖器也將進一步發育。孕婦的害喜症狀開始消失,然而症狀較嚴重者,則可能持續到16週;頭部開始容易出現暈眩,脖子和臉也會出現不規則褐色斑點。

    全站熱搜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