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過程就像跑馬拉松,愈到最後身心愈是難熬,馬拉松選手需要調整步伐做最後衝刺,孕婦則要控制飲食、調適心情,為進入下一階段而準備。

上回和朋友閒聊,朋友問我這次要生第二胎了,有沒有輕鬆一點的感覺?言下之意是有過上一次的經驗,對於這次會出現什麼症狀、歷經哪些不適,媽媽我應該早就了然於胸了吧?殊不知現實和想像完全不一樣,雖說是第二次了,但事隔兩年,非但媽媽的年紀已達高齡產婦標準不說(身體狀況自然沒有兩年前好,經常性胃食道逆流、痔瘡、抽筋、呼吸不順等症狀都逐一出現),身邊還有一個金桔要照顧(除了吃飯、洗澡、大小便訓練等例行鎖事,外出活動也不可少),有時面對身體狀況與金桔兩邊同時夾擊,常教媽媽我大感吃不消。

越是進入懷孕後期,越多狀況是上一胎連碰都沒碰過的,尤其當初懷金桔時因為早期破水,三十三週便入院安胎,金桔更是在三十五週就提早出來,因此孕期三十六週之後的事對我來說根本毫無經驗可言,譬如一旦落紅或破水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先洗澡洗頭?打給Daniel?打給婦產科?還是收拾細軟?)陣痛到什麼程度才應該向醫院報到,以免太早去被拒收?生產住院三天時金桔由誰照顧比較好?(其實除了自己外,不管交給誰媽媽都不放心)…等,問題零零總總,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若認真起來還是得傷一番腦筋。



由於有金桔的前車之鑑,媽媽我現在把每一天都當成要進醫院生產的日子在過,不僅早早把採買清單上該備妥的物品買齊,腦中也常閃過:「如果此時此刻就開始陣痛的話…」的假想題,先行演練一番。

不過說到採買清單,就不得不提這次的採買經驗。倒不是媽媽我買了了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好物,而是這次的採買除了準備我、金桔和二寶三個人在媽媽住院三天內可能用到的用品外,還一併補充了坐完月子後家裡可能即將用罄的日常用品─只因媽媽怕坐完月子後回到高雄,光要周旋在兩個不受控制的小人兒間就足以讓我疲於應付,遑論好整以暇出門辦事?因此只好先囤積些物品,靜待「外出能力」慢慢恢復(這件事讓我至今仍擔心不已)。

另外一個特別的採買經驗是,我居然上網買了好幾件跟現在身材明顯不搭的夢幻服飾。不過這事說來也情有可原,畢竟是穿了好幾個月的孕婦裝,自己看了都嫌膩,不趁著二寶還沒出生前僅有的一點閒情逸致買些適合產後穿的衣服,到時候只顧忙兩小而沒空裝扮自己,衣衫襤褸與披頭散髮的模樣只會更像「糟糠之妻」,讓另一半的「七年之癢」提早發作吧!(事實上現在媽媽每天在家穿的「豬八戒露肚裝」也夠嚇人了!)

再過不久二寶就要來了,那些好不容易隨著金桔長大才一點一滴慢慢回來的自由眼看又要失去,媽媽我心情開始有些複雜…,不過也許兩年後等二寶脫離ㄋㄟㄋㄟ與尿布的日子,我才會懂得被哭聲包圍及肉肉小手和圓圓身體賴在身上的感覺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全站熱搜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