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502  

阿迪進度:動物草圖
媽媽進度:商借麥克風

晚上回到家,阿迪沒有像昨天一樣,把該繳的作業直接放在我的書桌上,我催促著。「我忘記了!」阿迪說。「那你今天一整天都在做什麼?」我問。「玩啊~」說得那麼理所當然。「那你快去畫吧,認真畫,我等你。」說完我便上樓洗澡了。

不過好像哪裡有點不太對勁。那個我認為有趣的活動,一開始的確是這樣沒錯,但,在設定為目標後,切割成一項項必須完成的作業,每個參與者都有負責的工作項目。當必須落實為工作時,一切會不會就變得不有趣了?當產出被視為理所當然,而產出效率不如預期時,被要求改進方,會不會因為不是自動自發,就覺得這件事不有趣了?我在意事情因為某個環節處理得不妥當,變得不再有趣,這樣就違反初衷了。

洗完澡,下樓,看見小子坐在餐桌前,已經完成幾幅草圖。「我再去拿蠟筆好了,有些彩色筆沒水了!」咚咚咚,阿迪跳下座位。

DSC_2504  

DSC_2505  

DSC_2506  

我一邊欣賞他的畫,一邊拍照。事情看起來還是一樣有趣,但我說話的口氣應該再溫柔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