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2446871530  

哥哥今天去橋頭糖廠校外教學,主題是植物染。當天是他的生日,所以一整天他的心情都很high,除了有機會可以當小主人發給同學小點心,分享成長的喜悅,連下午回到家之後還遲遲不肯進房午睡,堅持要在客廳跟我聊天。

後來總算還是有趕他上床休息,不過這一睡竟是快到五點才起床。

晚上洗澡時,哥哥還沈浸在早上的校外教學時光裡,一邊搓泡泡一邊跟我說:「媽媽,我今天有看到ㄕㄨˇㄌㄤˊ喔~」語氣聽起來很像是看到稀世珍寶,「而且它長在地底下…」。地底下?是鼴鼠之類會挖地道的鼠輩嗎?媽媽心裡狐疑;而且我哪裡會知道什麼鼴鼠啊,還不都是因為之前給孩子講過《鼴鼠公車》、《鼠寶寶挖地道》的繪本,才會在心裡冒出這個答案。這證明有時候為孩子念書,受益的不只是孩子。

「是鼴鼠嗎?」好吧,我打算就猜鼴鼠好了。「不是鼴鼠啦!」哥哥否決了我的答案。「那它長得什麼樣子?」總得給個提示吧,媽媽心裡想。「它身上有一圈一圈的,一圈代表一歲,兩圈代表兩歲,我們今天找到兩個,一個是一歲、一個是三歲…」哥哥的提示愈多,媽媽卻愈聽愈糊塗。好吧,我打算來個亂猜一通好了。「是黃鼠狼嗎?」。「不是」。「是松鼠嗎?」。「不是」。好吧,我放棄了,反正我會的有關鼠的動物全都上場了,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了。

結果晚上小傢伙全睡了後,我的手機傳來一陣叮咚叮咚的聲音,原來是哥哥班上的愛心媽媽們在分享今天白天在橋頭糖廠所拍的照片,其中一張正好有ㄕㄨˇㄌㄤˊ。不看還好,一看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哥哥口中的ㄕㄨˇㄌㄤˊ不是別的,而是今天植物染的主角─薯榔,切片後遠遠的看,還以為是一塊煎好了的牛排哩。

哥哥今天當然也有帶回用薯榔染色的紗布巾,只不過我從來只知藍染的大青,卻不曾聽聞薯榔的名號,更別說在幫哥哥洗澡的時候把它們聯想在一起了。

    全站熱搜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