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363s  

若問起高雄學齡前孩子們的偶像,恐怕絕大多數得到的回答會是:胖叔叔!胖叔叔是何許人也?他是高雄的說故事志工,固定週二在高醫、每週三在兒童美術館、週五在長庚、週六在右昌圖書館、孔廟和紅十字育幼中心為小朋友免費說故事,其他日子也沒閒著,最近你若有去台南新山國小、屏東萬巒鄉立圖書館、佳冬鄉公所…,就能見到他的身影。

一年要為孩子講上好幾百場故事的他,說故事的對象除了小孩還有大人,他也對保母人員、幼保系學生做故事志工培訓,2013年更是他第二年獲「國際故事節」之邀赴馬來西亞巡迴說故事…,說故事儼然成了他四十歲軍職退休後的生活重心。身為每週一次帶著孩子到兒美館聽故事的媽媽我,理所當然地也跟著孩子喜歡胖叔叔,只不過我更想知道的是說故事能填飽肚子嗎?胖叔叔難道沒有經濟壓力嗎?一個人為什麼能一直這麼執著地做一件事而熱情不減?他的身份不是老師,但為什麼能對孩子這般無私奉獻?他的身上有太多我想知道的答案,於是我鼓起勇氣,向胖叔叔一探究竟。

教會形塑犧牲、奉獻的個性

「為什麼您退休後會投入志工的行列?」這是我對胖叔叔拋出的第一個問題。我不明白,從軍中退休時的他,當時年僅四十,一般人在這個人生階段還在為車貸、房貸、數不清的家計費用庸庸碌碌,而他卻毅然選擇了志工工作。雖然志工意味著濃厚的愛心,卻也代表未來的日子將沒有固定的金錢收入,而往後的人生路還很漫長,這麼做,行嗎?

「我四十歲從軍中退休,現在五十歲,職業軍人將近二十年的時間…。一直滿快樂的原因是因為從小是基督徒。回想起來會有想要犧牲、奉獻的心,是從小在教會養成的個性,所以讀軍校其實有一點點奉獻的味道…而不是因為家境不好。…當時親戚、牧師還(為此)不太諒解…。」胖叔叔不急不徐地娓娓道來。那麼生活費呢?我知道這個問題有點失禮,不過相信也是很多人的疑惑。「…(軍中)二十多年過去,讓我下半生不用太操心,至少有點退休俸的收入…想說在南部過簡單的生活就可以了。」胖叔叔繼續說。

軍旅生涯的兩個關鍵─海灘總隊與廣播電台

胖叔叔的犧牲、奉獻當然不是只有表現在從軍而已,就像後來我們所看到的,他把所有的精神、心力全都投注在說故事這件事情上。從軍人到後來的志工,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轉折?

「…我最主要的轉變是跟官兵相處時,不斷都有(可以)幫助的對象。有兩個單位對我的影響比較大。第一個是海灘總隊,那個單位滿大的,全台大概有一千多人,我當的是政戰處長。那個單位比較特別的一點是:海軍會把身心有障礙的官兵往那邊送。…當軍人其實有很多任務都是長官交待的…(任務完成後)它只是完成一個既定的目標,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得到幫助?不見得。反而在海灘總隊幫助到的是每一個活生生的人。後來我就想說以後如果有一天我離開軍中,就要更堅持做這樣的工作。只要做的事情,不管大小,只要能夠幫助到人就有意義,不然會覺得浪費生命。」。

「後來最後一個單位調到廣播電台當組長(胖叔叔是政戰學校新聞科系出身)。一般來說雖然是新聞歸位,但後來感覺卻又不是這樣。我覺得我比較適合直接跟人發生關係(的工作)。譬如我當組長,就是管理那些記者…我既沒有時間出去採訪、又不能製作節目,感覺就有點距離。加上電台的屬性必須為政策辯護、宣傳,…變成誰執政就必須幫誰說話…,於是又回到那句話:到底幫助了誰?…到了四十歲,冥冥中感覺主耶穌在告訴你說該轉個方向了…」胖叔叔一口氣說完。

退休後的第一志願導覽志工

退休之後,胖叔叔和太太從台北搬到南部。只是志工的種類很多、很多地方也都需要志工,「為什麼當初想當導覽志工?」我問。訪問前我雖也讀過一些資料,不過卻不知道一開始胖叔叔想當導覽志工的原因何在。「沒有想到會當說故事的志工,這是一個很意外的變化,哈哈!」對於這場人生的意外,胖叔叔講一講,自己也笑了出來。

「一開始是想當導覽志工…。導覽可以跟人相處、又可以表達、自己又可以學習、成長,我覺得這很有意義…只是機會不多。但總要先開始志工啊,所以兒童美術館是我第一個正式開始的志工。」胖叔叔說。

既然如此,「為什麼後來從導覽變成說故事了呢?」我又問。「會來這裡也不是我當初所想的,因為我想去美術館()。美術館那裡的志工都會穿西裝導覽,看起來很有派頭,我就覺得不錯。…可是我希望的時間是星期三,美術館這邊已經沒有空()了…只有剩下兒童美術館星期三有空()…。」胖叔叔說。有過幾次去美術館看展經驗的我一聽便馬上明白胖叔叔的意思。好幾次我穿著輕便的服裝去看展,入內看到門口西裝革履的志工們,馬上有一種「下次一定要穿正式一點再來看展」的念頭。

無心插柳,變身說故事志工

「後來我到兒童美術館一看,環境當然是跟美術館差很多啦…也沒有導覽志工,只有展覽場地的志工。…你可以只是站在那邊看作品、看小朋友的安全、最多只是解釋一些安全規定就好…,後來我就決定是要讓自己多做一些,自己讓自己來當導覽志工。」胖叔叔說。

想要戰場、卻又苦無戰場,那麼就自己創造戰場。「…有一次的展覽是有手偶的, 我就拿了老爺爺和小女孩的手偶嘗試變聲、介紹,一講之後發現,小朋友一個個眼睛發亮在笑,我從來沒有對孩子講過故事。那一次就讓我覺得太有意思了。…後來沒多久我就去參加基督教『彩虹生命教育』的故事志工培訓,受訓完之後就開始進入小學為小朋友說故事。」胖叔叔說。

幾乎同一時期(2005),世運的志工培訓課程緊接而來,胖叔叔把日子過得好不充實。同年底,胖叔叔開始在右昌圖書館講故事。隔年(2006)兒童美術館和英國文化交流協會合辦「魔幻彩筆」活動,展出英國著名的繪本,並邀請老師來台進行故事技巧培訓,之後便開啟了胖叔叔在兒童美術館說故事的新頁。

到處講、到處說 說它千遍也不厭倦

既然學校、圖書館、兒美館都能開始講故事了,那麼可以就此打住了嗎?「之後這幾年,很多地方都自己找。像醫院的服務是開始於一個天主教的團體,它想要推動醫院說故事的培訓志工,所以後來我就去報名了。之後就去聖功、長庚、高醫開始說;育幼院是之前我在南區兒童之家當課輔志工說故事不是當時的服務內容。」回憶過往,胖叔叔歷歷在目。

那孔廟呢?在這裡所講的故事,完全聚焦在孔子及弟子身上,跟在其他地方講故事比起來,又很不同。胖叔叔說:「孔廟是因為世運結束後我就自己去找英國領事館當導覽志工,它(經營英國領事館)的老板後來又標到孔廟,想成立導覽志工團,結果想到了我於是我就當導覽志工團的團長」。

搭上原本就熟識的人脈,順理成章的,胖叔叔的說故事版圖推進到孔廟。「我在三年多前自己主動說要說故事的。為了說故事,我就有計畫的把曾經導覽過的故事,再買書、找資料準備了三十四段(故事),按照順序地說。雖然沒什麼繪本(可以配合),但基本上還是有唱、有跳、有問答,幾乎就跟任何一個說故事的場合一樣,而且它的特色是今天有講到什麼人,剛好就可以在孔廟印證我就可以做對應式的導覽」胖叔叔說來一派輕鬆,不過中間的資料搜集、整理、企畫等功夫,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箇中辛勞。

說故事的力量

故事不是只有孩子愛聽,其實連大人都愛。可是說故事呢?有犧牲、奉獻的精神固然很好,熱情也是讓這件事得以持續不墜的原因,可是說故事本身是不是有什麼趣味或迷人之處在裡頭,才會讓胖叔叔這麼心甘情願,執迷不悔?

胖叔叔說:「…說故事喔,我的風格是比較熱情的,往往可以帶給聽故事的人一種快樂、輕鬆、甚至對生命有一種不一樣的看法。(當下)他會覺得很多煩惱、甚至家庭問題好像沒有那麼重要…。(為住院的癌症病童講故事的時候)在故事時間裡,你忘掉你的病吧,我也忘記你是病人,我就為你講故事。愈這樣想,就發揮很好的作用,就讓他暫時忘卻(病痛),然後家長也可以輕鬆一下。」。聽完胖叔叔這樣說,我覺得可以用兩個現在很流行的字來解釋他說故事時所帶給大小朋友的力量,那就是「療癒」。

剛剛講的是胖叔叔帶給聽故事的人的力量,那麼做這件事,對自己是否也產生影響?「…坦白說我在軍中也不是很圓滑、很得長官喜歡的,我也不是很會交際應酬的、甚至朋友之間我也不是很貼心的、很容易跟人家打成一片的(),可是每個人的心裡面一定都很渴望被接納、被認同、被肯定。結果沒想到因為我在做說故事、送禮物這個動作,很快速的得到聽故事的人的喜愛和肯定,而且那個感情不是淡淡的,而是很濃的,所以我覺得這個真的是太美妙的服務跟生活的方式…」胖叔叔說。

做說故事志工培訓時,胖叔叔甚至跟同好分享:「…不為錢說故事,你會得到多大的快樂,然後你的生命會變得多精采!」。給予和得到,有時候誰是給、誰得到,很難說。

太太全力支持

身為胖叔叔的聽()眾,自然是幸福的,我依稀記得第一次聽胖叔叔說故事時,那種忘了需要專心看顧孩子、可以全心全意享受在故事時光的情景。不過身為胖叔叔的太太,看到先生整日東奔西忙的,會不會覺得陪伴的時間太少呢?「我們不太需要互相陪伴…」胖叔叔此話一出,我立刻愣了一下,不過從胖叔叔接下來的家庭生活描述,我便大概可以看出他與太太間相處的輪廓。「她現在已經偶爾會來(兒美館)(我講故)了!…她也是越來越覺得好像我說(故事)的成績還不錯,她也覺得與有榮焉。胖叔叔講到這裡,我便想起本週及上次Cassandra來兒美館時,坐在我位子附近的長髮氣質女士,原來不是別人,正是胖叔叔的太太。

「在家裡面的時候,夫人應該也會聽到您準備的內容吧?」同住一個屋簷下,豈有充耳不聞的道理?「必須啊!前幾年的時候,每個故事都要很用力的來準備…。尤其是前一天晚上,她就必須在旁邊聽。所以不得不聽的啦!有時候我就會觀察她,笑啊、有反應的時候,我就會覺得這個點設計的不錯。」胖叔叔說。我懂了,原來胖叔叔與太太不是不相互陪伴,而是他們的陪伴不在朝朝暮暮,是在練習故事講述的情境裡、在講者與聽眾間的角色扮演裡。

說故事這條路會一直走下去

訪問來到尾聲,不能免俗的,我還是要問胖叔叔今後的人生規劃是什麼?「就一直要說(下去),而且以長期、固定的志工服務為主,這是比較有意義的;至於其他的邀約或國外的活動都只是點綴、調劑…。明年開始我會盡量不要把六、日排的太滿,…像今年以前就是六、日(活動)排的太滿,有時候不錯的活動就不能答應…」胖叔叔回答。要是讀者到胖叔叔的FB看一看,就會發現他除了是說故事達人之外,更是說故事鐵人,光是十二月二十八日這天他就要連趕三個地方去說故事。

繪本創作將來也可一試

「如果以後我也能想一個繪本的話,應該也很不錯…」我以為快要ending了,沒想到居然聽到胖叔叔的心底話,精神立刻為之一振。「…我如果能寫出我喜歡的繪本的話,我會很滿足」胖叔叔繼續說道。「已經有構想了嗎?」我追問。我發現自己的好奇心在此時被勾了起來。

「就是沒有啊…我覺得好難…。妳看我喜歡的(繪本)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約翰.伯寧罕(John Burningham)(的書)…。妳說像《雲上的小孩》,誰會想的到這種(故事情節的)發展…。…我比較喜歡的是那種創意式的繪本,像《什麼都不怕》……。還有我看《神奇床》就會覺得它很好玩,它裡頭有些點是大人覺得不可能、但小孩就是覺得可能,但它就是發生了!到底是真的發生還是假的發生,不需要給它做個定論。《雲上的小孩》有人會覺得是不是小朋友摔的腦震盪,是他幻想出來的。你要那樣想,那就是大人的想法!那如果是小孩的話,就會想說那是真的啊,我就是真的到雲上面去了啊…這種是我能接受、而且很喜歡。」胖叔叔闡述了自己喜歡的繪本風格。

「所以如果要寫繪本的話,您傾向它的風格是奇幻、開放性想像力的繪本嗎?」我進一步確認。「不要太奇幻,而且要合理。像《神奇床》不合理的地方就只有那個咒語而已,念完咒語之後床會飛,之後飛去各個地方都是有可能的。它結尾的時候說:『小朋友,若你的床也找到咒語,也可能帶你去旅行。』我覺得這個想法這很棒…沒有必要認為這個事情是不可能的…」胖叔叔怕我不了解,說得更仔細些。

超脫現實的神奇故事總有辦法吸引人們的目光,然後領著我們的想像力四處遨遊。這讓我想起前幾個星期我帶著中班的大兒子到圖書館借書時,櫃台的志工發現我們借的好幾本書中,有三本都是以「神奇」兩個字開頭的,便對兒子說:「弟弟,你很喜歡看有關『神奇』的書是不是?」。殊不知這些書其實都是媽媽的菜,所以才借的。為學齡前的孩子念書是這樣的,是要媽媽先喜歡了,才有辦法念給孩子聽的,然後一直到他能自己閱讀為止。

訪問完畢,胖叔叔和我話了話家常,問起家裡兩個小兄弟的情況,而我也把準備已久的照片遞給胖叔叔,趁機代妹妹索取了簽名照,像個粉絲似的。最後照例要和胖叔叔來一張合照。

胖叔叔把腳架放在多目的室的雕像前。「這個雕像是誰?」我問胖叔叔。每次我帶孩子來聽故事時都會看到這尊雕像,但卻總把它當成背景,從來都沒有好好看個仔細。「妳看喔,它上面有寫,這是長尾惠那雕的…」胖叔叔拿起地上的說明牌為我念出來。看來胖叔叔的職業病又犯了。

我不是很富有,所以每次對統一發票的時候總是會想,如果我中了一千萬的話,我就要捐多少錢出來…。可是有時候愛心是不需要花錢的。就像胖叔叔,憑著一股熱忱,就這麼往直前的衝了八年,而且他說以後的日子還要一直做下去。看到這樣的人,不禁被他們感動、要為他們喝采,然後回頭想想自己到底可以為社會做些什麼。畢竟我們常常是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

註:美術館和和兒童美術館同樣位在內惟埤文化園區內,但分別座落在不同地方。

 

延伸閱讀:

聽胖叔叔說故事

胖叔叔與Cassandra一起說故事

Uncle Fat胖叔叔故事海

    文章標籤

    胖叔叔

    全站熱搜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