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681s  

接下來幾天,我們母子倆的日子都不好過。有時候是早餐過後,我還忙著整裡廚房,人在客廳的阿迪便會對著媽媽所在的方向說:「媽媽,我不想上學~」(媽媽其實白眼早已翻到後面去了,內心大喊:吼~又來了!但沒辦法,還是得耐住性子陪他走這一段)有時是大人小孩都已著裝完畢、準備出門,小子還窩在沙發上,眼眶含著淚說:「我討厭上學!」然後顆顆珍珠般大小的眼淚就此滾落。

踏進校門情況更糟。雙方擁抱過後,阿迪哭著願意跟我說再見,這種情況算好的,最教人招架不住的是,某次媽媽有急事,在最後一刻不得不離去時,只得由老師將阿迪強行抱走,在那當下,兩個人的心都碎了。

「為什麼不想上學呢?」我曾問阿迪。「因為待在學校的時間太久了!」小人兒回答。曾經是夢寐以求的全天班,現在卻避之唯恐不及,「那如果只上半天的話,你就不會想我了,對嗎?」我向阿迪確認,只見視線另一端的他點了點頭。其實全天班只去半天,倒也不是不可行(哥哥以前唸的中班就是半天班)。未來的求學路漫漫,對我來說幼稚園的功能只是讓孩子學習適應團體生活而已,全天或半天差別不大,比較麻煩的在於接送只是我還不想那麼快解甲投降。

後來我們倆約定,只要阿迪在學校沒哭,當天回家就可以得到一台玩具車作為獎勵,這個方法雖然讓媽媽荷包失血,不過還好情況並不慘烈因在於我設了關卡,比如得到小車子的獎賞,一開始設定為一天沒有哭就有回報,後來增加為兩天沒有哭才有(某些天我們因為看病晚進教室,所以即使前一天上了一整天,第二天只有上半天,這樣也不算),難度與日俱增。平常孩子們得到禮物的方法得靠好表現累積印章才能換得,現在媽媽忽然來個大放送,刺激了阿迪,感覺的到他為了小車子,拼了!

事實上利誘只是正增強的手段,並非杜絕孩子情感的宣洩,「那你把媽媽的照片(其實是一張全家福)放在書包,想我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看一下。」媽媽也提供了抒發情緒的具體方法,不過事實證明這招根本不管用因為孩子一進教室就把書包置放在櫃子,接下來便開始一天的活動,這中間,根本沒有機會打開書包,所以小子一次也沒把照片拿出來過。

「你沒有看照片,那想我的時候怎麼辦?」媽媽很好奇。「我想妳的時候就去畫畫!」阿迪一臉得意的笑。這是後來幾天,這孩子在新環境裡,慢慢找到調適自己的方法,而且是完全屬於自己的方法。「這是我今天在學校畫的,送給妳!」某天下午媽媽去接阿迪放學,只見他把兩張摺得整齊的回收紙遞給我,然後一溜煙跑去玩了。媽媽最高記錄曾經一個下午收到五張阿迪的畫(有時也不是他的思念滿溢,而是孩子一畫起畫來就一發不可收拾)。

「媽媽,我今天在學校沒有哭的話,還有獎品嗎?」今天早上出門前阿迪問我。「沒有囉~」媽媽料想他的拒學症已經完全治癒,不需要再有獎品做為誘因。「為什麼?」阿迪不明白為什麼前幾天明明還有,今天卻期待落空,「因為你已經表現的愈來愈棒…而且媽媽不可能把所有的錢都拿來買車子啊,不然我們吃飯要怎麼辦?」我盡可能的解釋,讓他明瞭「不哭─有禮物」只是過渡期才有的,「而且哥哥以前上幼兒園都沒有哭,可是我都沒有買禮物給他耶,那他是不是會覺得媽媽不公平!哭的人才有禮物!」我知道每個孩子的狀況都不同,不該拿來互相比較,不過此時我想強調的是:不是哭的孩子就有糖吃,「對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每天哭就好了,就可以得到車子了!」阿迪接話,表示他聽懂我的邏輯了。

終於上學風暴在我們家上演一個多星期之後就此落幕,早晨時光再也沒有人用哭腔在我耳邊叨絮、和我用淚眼相對,一切又回到從前平靜的美好。

    全站熱搜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