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未到,颱風消息先行,讓久未爬山的蘇小菲只能盯著新聞乾著急,盼「海棠大哥」行行好,可別擾亂了期待許久的行程。也許是蘇小菲的心聲上達了天聽,颱風不僅決定延遲報到,還賜了一個適合外出的晴朗,天空湛藍一片。

說是期待許久的登山行一點都不為過,只因近日生活起了小小的變化,讓爬山的意義從一種看電影、逛街的替代性選擇,轉而成為在大自然中晾曬身體的必需─那是一種不想讓工作完全占據生活的堅持,更是一種關閉過度思考、只想用身體感受吹風流汗的方式。

抵達了目的地飛鳳山,才驚覺停放一旁的車子所在多有,想必是和我們一樣想搶在暴風雨登陸前偷得浮生半日閒吧!

選了個鋪有輪胎的登山口便開始今日的大O形。前半段的森林步道,沿途竹林、筆筒樹、相思樹互見、花草相隨,讓行走山中不覺景色單調,登山客遇此應有夫復何求之感!只是啊只是,有時地面盤根錯節得厲害,若只顧欣賞眼前風景而忽略了腳下羈絆,當心稍一不慎便要失足;有時一路陡上外加灑滿一地的大小石塊,讓行走倍感艱辛;不過這些雕蟲小技還難不倒已有些許登山功力的蘇小菲,行程中最是令人難受的莫過於沒有半絲風兒吹拂,讓前一秒鐘才剛擦過的汗、下一秒鐘便在額前微微滲出,揮汗如雨格外辛苦。

當人處於一種極端的環境太久便容易產生精神渙散、意識不清的症狀,如同沙漠中行走易有海市蜃樓的幻覺。話說就在蘇小菲腳步愈益沈重、顯得後繼無力之際,眼前突然矗立一座咖啡屋,讓冬烘先生一反常態、毫不猶豫地提議進去解渴小憩,這才讓蘇小菲確定了眼前的一切並非自顧自的想像!奇怪的是,不知是冰飲下肚後打通了任督二脈或怎的,整個人突然精神奕奕起來,連帶哼歌的興致也有了!

休息夠了,便轉往觀日坪。來時的森林步道與觀日坪、飛鳳夕照恰好構成一個三岔路,彷彿路口往右便能賞到一顆紅通通的旭日東升、路口往左便能飽覽夕陽無限的景色,不禁令蘇小菲想起:只要移動椅子幾步就能隨時看到白天結束、黃昏來臨的B612號小行星,與一天之中看了44次日落的小王子;只可惜現在的我們行走於烈日當空之下,不論向左走或向右走,賞到的都不會是最佳景色,偏偏我們居住的又是地球而非B612號星球呢!

過了觀日坪往王爺坑的路上,馬櫻丹開得一蹋糊塗,紅的、粉的、黃的、白的,純色的馬櫻丹中又摻有混色品種,兩派人馬同台競豔,自然吸引了成群大蝶穿梭其中。大蝶除了尺寸迥異於一般蝴蝶外,身上的色彩比起馬櫻丹更是不遑多讓,惹得愛拍照的冬烘先生也跟著流連花叢。

彷彿為了戲弄冬烘先生,大蝶們硬是不肯老老實實地停在花上採蜜,一朵飛過一朵,讓冬烘先生亦步亦趨、小心跟隨;又只要稍一停歇,不停舞動的翅膀預告著旋即轉往下一個陣地,只見冬烘先生和時間賽跑似地一而再、再而三的調整快門,只為了趕上大蝶們翅膀振動的速度。明明是寧靜的飛鳳山,卻上演著大蝶追逐花朵、冬烘追逐大蝶的戲碼,短短的路上因此熱鬧非凡,煞是有趣;而此時的蘇小菲只能做壁上觀,因為…蝴蝶是毛毛蟲變的,你知道為什麼了吧!

O形路線的後半段乃指觀日坪之後,一路的岩石步道緜長而下,不論在相思崖或飛鳳夕照等置高點,放眼所及以人造的城市風光居多,遠方層層疊疊的山巒此時成了風景畫裡的配角。

夏日午后,蟬蛙放聲大作、叫聲如雷貫耳,這些「滋事份子」是繼「馬櫻丹事件」後,又一後起之「寧靜破壞者」!不過人家只想把握時節、克盡職守的努力求偶,誰管它颱風到底來不來、山裡寧不寧靜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ppos77 的頭像
hippos77

我寫,故我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