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蘇小菲心中,原以為今天會是個賞盡清幽美景的輕鬆行─除了一路有坪林的夾心冰棒、北宜的八仙湯甚至回程石碇的豆腐大餐等美食相伴外,目的地五峰旗瀑布上游據說有著比林美石磐瀑布更甚的景緻;再加上晴朗的天氣與好到不行的心情,一切的一切看似再完美不過。誰知此行的甜頭在北宜的八仙湯一飲而盡之後便嗄然而止,一入了登山口,便成為整場災難的開始。

五峰旗瀑布上游因人跡罕至、沒有明顯的路標指示,即使冬烘先生握有山友的路線描述,入口處依然遍尋不著,直到識破一個偽裝成登山口的入口後,三人決定調頭折返;經過一番尋尋覓覓,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不過剛剛曾稍作停歇的假入口處,飛舞著異於平時所見、色彩濃艷的蝴蝶,算是沒有白白在那兒逗留。

一腳跨進了登山口,就只能勇往直前了!昨日的大雨讓地面有些溼滑,泥土和雜著層層落葉讓土質有些軟爛,不似連日放晴時的土壤來得踏實;亦是人煙稀少之故,沒有現成的石階與舒適的步道,交替泥土路的是佈滿青苔的大小石塊,有時路寬可一人以上通行,有時卻窄的僅容單腳前進,有時跟前一無長物,有時卻有樹幹傾倒橫躺。總而言之,今天的五峰幽谷是一付路見不平的模樣!

前幾分鐘才問著「世界上不知是否真有探險家這種職業?」的話,言下之意是,若果真有這種只需遊山玩水、不識人間愁滋味的工作,蘇小菲肯定是要跑第一的。誰知才語畢不久,剛剛說的話便自動破功,只因天不怕地不怕的蘇小菲,一旦遭遇練就一身軟骨功的蟲子們便魂飛魄散,在林子裡瘋狂地驚聲尖叫起來。

面對性喜結網的蜘蛛蘇小菲是不怕的,只要不誤闖牠佈陣於樹枝間的天羅地網,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精神,彼此倒也能相安無事!至於毛毛蟲嘛,這兒盛產的並非一般常見的品種,而是黑毛衣上披掛一身白流蘇,外表看來格外醒目,牠們的本性還算善良,不採主動攻擊,若不小心上了你的身,只能說是你運氣欠佳,而牠們也對你很抱歉!這些都是明著來的君子,讓你有所戒心、知所防備,更有躲在陰暗處的小人,就教人防不勝防了!

愈接近瀑布的上游,溪水聲愈大,慣於走在後頭沿途欣賞風景的我此時竟感腳邊一陣疼痛,翻開褲管一看,唉呀我的媽,一隻體形細小、色灰黑的傢伙正抱緊我的腳踝不放,嚇得蘇小菲一陣手忙腳亂之際還要一邊呼救;聽聞我的喊叫讓走在前頭卻已往下坡路段的蔡小如直問我怎麼了?一心無法二用,此時的我只能奮力的與水蛭纏鬥、無法應答─拼了命的跺腳想將之甩開,小傢伙卻無動於衷;忍住噁心用手驅離,牠卻像是有千百個不願意似的想來個不離不棄;蘇小菲顧不得心中的害怕,用手大力一撥,總算飛也似的小傢伙被拋得千里遠,可恨的是傷口已現、血染白襪。

會合了蔡小如後將剛剛的情形據實已告,冬烘先生一聽直說我剛剛遇上的是螞蝗,經常藏匿於陰溼的草叢中,並安慰著說遇上了就當作是捐血囉!膽小的蘇小菲與螞蝗交手後,恨得對方牙癢癢,此等鼠輩豈能原諒,遑論這捐血一袋還能救人一命,捐血給螞蝗根本是道理全無啊@#$%!擔心受怕的心情揮之不去,連帶影響了接下來的遊興!

抵達溪邊後,冬烘先生與蔡小如忙著取景,蘇小菲則因興致無全,只能枯候一旁,卻又擔心再度被盯上,兩條腿輪流上下踩步,硬是不想讓螞蝗趁隙攀附。誰知人算不如天算,第二隻再度朝蘇小菲進攻,只不過這次從右腳換到了左腳,剛好讓我左右平衡、一邊一口。

老天其實並不獨厚誰的,就在冬烘先生要起身涉溪到對岸之際,忽聞蔡小如驚呼我的名字,叫聲急促狂亂,令我深感不安!倉皇奔往現場,原來又是螞蝗在作怪─蔡小如無論使出多大的力氣試圖用小樹條將牠推開,大傢伙偏偏賴著不走,雙方連續幾次過招下來,頑強的牠終究還是敗下陣,只不過蔡小如那雪白的腳踝上已冒著汨汨鮮血、哀聲連連!在見識過螞蝗的厲害後,蔡小如每隔幾步便彎下腰來檢查褲管,而這也成了她一路到底、直到出口前的標準動作。

按冬烘先生的計畫,接下來我們要涉水到溪的另一頭。部分地方的水流雖不湍急、溪面亦不寬,涉水而過看似並不困難,但只要稍一不慎踩了個空,順著流水掉下去的可是足足有三個瀑布(註)高、個個的落差有如萬馬奔騰般的五峰旗風景特定區,一想到便教人頭皮發麻!實在缺乏渡河的勇氣、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好在冬烘先生站在涉水中點悉心牽引,才讓三人平安渡過。

渡河之後,蔡小如和我好整以暇的等著冬烘先生著好裝備再度向前探路,說時遲那時快,一隻斗大的毛毛蟲從天而降,而且竟不偏不倚的落在蔡小如的衣領上。沒用的蘇小菲見狀只能急得又叫又跳,一手指著蔡小如、一邊嚇得落荒而逃,最後一個不小心,整個人像坐溜滑梯似的從佈滿青苔的大石滑下,幸好平時蹦蹦跳跳慣了的蘇小菲臨危不亂,就像個體操選手似的,膝蓋微彎、雙腳著地,做了個漂亮的ending;只是那毛蟲依然停在原處動.也.不.動。蘇小菲急呼冬烘先生起身搭救,沒想他卻像個沒事的人似的認為這兩個小妮子太過大驚小怪,並直呼我剛剛的「石上溜冰」著實危險,然而卻一點也沒有要出手的意思!可憐的蔡小如這時只能靠我了─蘇小菲撿起地上的樹枝,屏住呼吸、直視蟲子,正中白流蘇紅心用力一撥,剛剛響起的紅色警戒馬上解除!冬烘先生見一切由絢爛歸於平淡,準備再度啟程,誰知一個打滑,同樣的肇事地點,剛剛是平安無事的蘇小菲,現在則是有點狼狽的冬烘先生,所幸一切均無大礙。

殷鑑於毛毛蟲的禍從天降,蘇小菲的招牌動作再添一個─除卻雙腳來回替換伸展,雙手掌心亦需不斷在手臂上摩擦拍打,成了名符其實的手腳並用!

循著小徑,三人總算來到第一層瀑布即將由上落下的水源地。蘇小菲曾為了一窺枇杷湖瀑布的全貌,冒險攀過三貂嶺的崖梯,當時心中雖亦戒慎恐懼,都沒有這次站在五峰旗瀑布上游、向下遠望觀瀑平台人影晃動來得令人腿軟,原因在於高度實在太高,心理的恐懼導致身體的軟弱,再加上旁邊真的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攙扶。

過了折返點,繞原路回去,然驚魂之路卻未就此喊停。為了避開毛毛蟲,蔡小如被樹枝絆了個踉蹌,幸無皮肉之傷;冬烘先生則在離出口的「最後一哩」被蟲蟲上下其手─一會兒是螞蝗來襲、一會兒是毛毛蟲掉到脖子上。三個人當中,無人能幸免於難、沒有人能全身而退!

後來想想,今天這一趟究竟是何苦來哉?蘇小菲既不像冬烘先生與蔡小如等高手能拍到美美的照片,也沒能享受到幽靜的自然美景,飽受驚嚇不說,還把自己搞得神經兮兮,連低頭檢查鞋襪時,竟誤判襪子上的黑色圖案為螞蝗,弄得我草木皆兵轉而啼笑皆非!這老天爺究竟打得是什麼如意算盤哪?莫非是將降大任於蘇小菲,於是乎勞其筋骨(手腳並用)、苦其心志(飽受蟲兒折磨)…,增益其所不能?

註:五峰旗風景特定區共包含第一層、第二層及第三層等三個瀑布。

    全站熱搜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