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五月,在高雄帶小嬰兒出門愈來愈難,除了天氣炙熱難耐,當梅雨遇上嬰兒車,豆大的雨勢常兇猛得教人措手不及,漸漸地,媽媽只要出門,淨揀些離家近的景點,甚至是去了不下數十回的地方,也因此我們的「媽媽寶寶雙人行」變得愈來愈了無新意。

這回要去的駁二特區連聽都沒聽過,要不是Daniel提到高雄設計節正在那兒展出,實在容易就這樣錯過。不過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是展出的最後一天了,就算隔天一大早就出發,人去樓空的倉庫還會有什麼看頭呢?我不知道。

時序進入五月,小寶也開始進入吃食物泥的階段,若有外出,為了銜接好兩餐之間的空檔(一天兩次,每次間隔四小時),以便來得及第二餐也能讓他好整以暇地端坐在家用餐,媽媽我常顧不得中午毒辣的太陽,前腳還在家餵小寶,後腳便急著出門。有時候我甚至以為自己活在一個四小時便倒轉一次的沙漏裡,總是得不斷跟時間賽跑。

這回也是一樣,出發的時候日正當中,再加上捷運轉乘,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二時許。高雄設計節已然結束,倉庫只開放給工作人員打包收拾,外人如我們不得其門而入,難道該就此打道回府?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因為倉庫外立著一尊尊既可愛又俏皮、超寫實且魔幻…色彩豐富卻又風格各異的巨型人偶,每一個都教攝影者忍不住佇足。



過了台糖倉庫,人偶繼續延伸至西臨港線自行車道兩側,連一旁的房子也感染藝術氣息塗塗抹抹起來,剎時間恍若置身奥地利百水公寓。所以說儘管沒能進入倉庫一探究竟,但也不是收穫全無。





這一路走走停停,媽媽我顧不得酷暑,快門按個不停,卻苦了只能坐在嬰兒車裡等候的小寶。終於在過了倉庫自行車學校後,他再也按捺不住放聲大哭起來─原來是小人兒睏了卻無法自行入睡,於是跟媽媽撒嬌討抱抱。只是在大太陽底下,媽媽我能做的就是抱著小傢伙就近找涼蔭處唱催眠曲。

出門在外,哄小人兒入睡並不難,只要嬰兒車處於行進中,泰半時候他便能夠安然睡去;說也奇怪,在家就比較難了,非得要大人抱著來回走動或是奶睡(這是跟媽媽才有的相處模式)才能引他進入夢鄉。

哄睡了小娃兒,嬰兒車再度上路。全長5.5公里的西臨港線自行車道是由舊鐵道整修改造而成,串連了光榮、真愛、漁人等多個碼頭,沿途有大小貨輪停靠,河的對岸則是高聳的帷幕大樓,屬南台灣地標的85大樓也赫然其中。從倉庫前展示的色彩美學,到騎乘自行車的自在悠閒,最後是混雜商業氣息的河岸風情,景觀的多樣性讓這一路好不精采。當然如果天氣可以再涼爽一點的話。







自行車道的終點已跨過愛河,可是我此行的目的地「玫瑰聖母堂」卻還遍尋不著,一問之下才知還有約莫十分鐘的路程。我不怕走,在高雄,媽媽我早已練就「雙腳萬能」的工夫;怕只怕如果再這麼走下去,不僅可能過了教堂的開放時間,就連小寶的肚子也要跟著抗議了,於是行程就此打住。

趕不及回家讓小寶吃副食品,這時只能另覓餵奶場所。巧的是遠遠地,媽媽我就看到百貨公司矗立眼前。就像在沙漠裡看到綠洲,沒有半點猶豫,我立刻邁開步伐,向前推進。

直到進了門,冰冰涼涼的冷氣吹得人通體舒暢、暑氣全消,這才不禁要問自己,剛剛艷陽下的長途慢走真是何苦來哉?實在是因為此一時,彼一時啊。

延伸閱讀:

冬烘居.<駁二特區到真愛碼頭>

    全站熱搜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