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個女孩,在嘗盡了同時扮演狐狸與玫瑰角色的苦後,終於黯然神傷地決定,今後只做男孩的狐狸…。

其實她所受的委屈,我全都明白,但是卻幫不上任何忙─因為知道這種難關,只有自己看清了、想通了,才有解脫的時候。於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訴她,她的身邊還有很多關心她的狐狸,而她所追求的那朵屬於她的玫瑰,總有一天,一定會出現…。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蘇小菲心中,原以為今天會是個賞盡清幽美景的輕鬆行─除了一路有坪林的夾心冰棒、北宜的八仙湯甚至回程石碇的豆腐大餐等美食相伴外,目的地五峰旗瀑布上游據說有著比林美石磐瀑布更甚的景緻;再加上晴朗的天氣與好到不行的心情,一切的一切看似再完美不過。誰知此行的甜頭在北宜的八仙湯一飲而盡之後便嗄然而止,一入了登山口,便成為整場災難的開始。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往新竹的路上才知道今天要造訪的是五指山,冬烘先生在介紹它的同時不忘提醒此山的難度,算是先為我打了一劑預防針。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來,請揀個豔陽天,風和日麗的日子除了讓你有到訪的興致外,更能察覺我的好。從你進入石頭步道開始,便能享受陣陣清涼,即使少了微風輕拂,一切仍是那麼地舒適涼爽,所有的炙熱難耐都被隔絕在外。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向對於台灣哪兒有名山、古道所知不多的蘇小菲,前不久竟心血來潮向冬烘先生指名想爬獅子頭山,此事說來原因無它,全因前陣子看了法賓老師的相簿(註),被他「老人家」犀利鏡頭下所拍到的金毛杜鵑所震懾,剎時對金毛杜鵑之所以被稱為「金毛」有所頓悟,不然是怎樣也不會對獅子頭山上的花兒留下深刻的印象!不過照片畢竟只是照片,不等親眼看到是不會感受到它的魅力的;況且拉拉山神木的吸引力在蘇小菲心中自是勝過平日隨處可見的杜鵑,於是拜訪獅子頭山的計畫自然也就落在拉拉山歸來之後。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月最是賞油桐花的好季節,然而蘇小菲這輩子長這麼大以來從未見過油桐花,恰巧此番翠湖行聽說有油桐花可賞,剛好彌補我與油桐花未曾謀面的缺憾。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特別是別人鎮日埋首工作而自己偷得浮生半日閒時最感悠哉,於是找了個陰陰涼涼的午后,決定和自己相約台北故事館,和這個城市與過往的歷史來一場夏日邂逅。

出了圓山捷運站,蘇小菲以為以她那其差無比的方向感一定會在到達目的地前花去許久的時間、甚至連帶影響下面的行程,誰知左顧右盼一會兒後隨即發現醒目的指標,可見老天爺對蘇小菲還是不錯的;更好的是穿越圓山公園時,大片的草地上竟出現一隻鳥兒兀自的走著,為慵懶時分更添幾分悠閒,而美術館旁的草坪竟也鋪上點點白雪,想來應是蒲公英喬裝來取悅我的吧,除了增加絲絲浪漫外不覺莞爾。而老天爺獨厚我,讓坐擁眼前美景的竟只有蘇小菲一人!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內博士班近日放榜,好友於競爭激烈的參賽者中僅得備取,讓暗中上網查榜的我在得知結果後陷入打電話給她與否的兩難─難在當下或許她亦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於是乎需要時間調整心情,立刻去電安慰立意雖好但其實並不妥當;又難在此刻她的心情或許正陷入低潮,最需要的是姊妹淘對她伸出友誼的手,而非不聞不問!為此,我躊躇不前,打與不打心中一直無法有個定見,也就因為猶豫讓時間蹉跎,在還來不及想清楚該怎麼做時,前天我的電話響了,來電顯示的正是好友的名字…。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版主公告:版主因近日生活陷入一片混亂,真實世界自顧不遐、遑論兼顧blog大業,盼各位舊雨暫時莫再來探。待版主身心安頓之後,文思必當泉湧,「我就是我」即有新作出現,屆時歡迎再度蒞臨。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上鵝公髻山的前一晚,即將領軍的冬烘先生還拿不定主意到底明兒個要照原計畫賞花去,抑或是改道帶大夥踏雪尋梅,因為據當天上東眼山和北橫的諸位梁山好漢回報,那兒的雪下的多又深,實在是小妮子我想堆雪人、打雪仗的夢幻場景。賞花…?尋雪…?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情況下,冬烘先生決定還是上鵝公髻山,或許標高1500公尺以上的高山上,能讓我們碰運氣的給兩者兼顧也說不定。

當天行程規劃先登鵝公髻山,下來後順道於山下有名的山上人家小憩,晚上轉往北埔嚐客家菜。早餐雖由林媽媽熱情贊助的糙米粥開始,然而再好吃的粥畢竟只是粥罷了,車子還沒上山一行人早已飢腸轆轆,山腳下的便利商店儼然成了糧食補給站,採買完畢後大夥兒紛紛大啖起零食來。之後車子一路上山,若將山上人家視為上行終點,一路到底則路途稍嫌遠些,再加上老馬識途的冬烘先生念念不忘去年的香腸攤與賽夏咪咪樂,於是中點站自然而然落腳於此。下車後兵分兩路,冬烘先生點滿一桌食物準備解饞,然而急著與櫻花拍照的女生組則自顧自地取景去了,完全不理會冬烘先生的召喚,可見此時花與食物在每個人心中的優先順序明顯不同。一陣酒足飯飽之後四個人再度出發,朝目的地全速前進。

hippos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